如果“在野党”对明年度总预算大砍特砍

2019-06-27 14:54:59 围观 : 75

  “总统”选举后,代主席连战主张政党协商,共组“联合内阁”。被胜利冲昏头脑的新领导人自然一口拒绝,他还授意前主席、资深“立委”施明德筹组“执政联盟”,希望通过“立法院长”改选推动“国会改造”。但因合作对象不同,惯于内斗的派系形成两派意见,相互较劲。

  新世纪以外的各派都倡议与结盟。他们认为,与内支持李登辉的势力在意识形态上接近,应该合作。而新世纪办公室则力主与亲民党、新党合作,拉下“立法院长”王金平,让彻底瓦解。施明德更誓言,如果选不上“立法院长”,他将请辞“立委”,退出政坛。

  就在两派僵持不下、台湾新领导人举棋不定的关键时刻,王金平向李登辉大吐苦水,求李“管一管”。在鼓吹“新台湾人主义”的李登辉看来,无论是势力不容小觑的亲民党,还是影响有限的新党,都是他恨之入骨的“外省人党”。如果与亲民党合作,拿其亲信王金平开刀,势必壮大岛内反“”力量,这是他最不能接受的。李登辉希望通过压制“立法院长”改选,扶持内的本土力量,结合势力,建立“政权”过渡时期的“陈李体制”,为“新政府”保驾护航。亲民党“立院党团”召集人邱创良一针见血地指出,“倒王运动”临时喊停,“可以感觉到李登辉介入了此事”。

  李登辉和新领导人的如意算盘是建立在惨败后的缺乏向心力、缺乏战斗力的基础之上的。在他们看来,人心涣散,又要与亲民党竞争,没有不与合作的道理。谁知,“聪明反被聪明误”。经过第十五次临全会鼓舞的已走出低谷,同仇敌忾、斗志旺盛。

  利用这一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接连出招,不约而同指向“全民政府”,要求“联合内阁”。7月12日,“立法院长”王金平亲自上阵,猛批“全民政府是无能政府”,新领导人必须审时度势,组织“联合政府”。党主席连战称,翻开中外文献,全世界都未听说过“全民政府”,“全民政府”破坏了民主制度;台湾是双首长制,“即使败选,仍是立法院多数,应由组阁,决定阁揆人选”。以“联合政府”抗衡“全民政府”,并强调主导“组阁”,显然是借凸显“新政府”能力不足和运作困境,最大限度地谋取行政资源和与谈判的筹码,与新领导人抗衡。

  初登“大位”、却无力展现权威,新领导人自然不爱听连战等人的话,对搞“联合政府”更心有不甘。面对咄咄逼人的攻势,新领导人大骂要权力、抢位置,并极力强调“全民政府”的合法性,表示筹组“联合政府”为时过早。

  表面看来,台湾新领导人振振有词,但事实上底气不足,进退维谷:如果继续坚持“全民政府”,势将出现行政、立法“两院”相互毁灭的对决场面;施政难以推动,必然影响到经济发展和民众对当局的信心。而如组织“联合内阁”,无异于自打耳光,承认“全民政府”从理论到实践的全盘失败,“在野党”捡便宜不说,新领导人更将因丧失“内阁人事”主导权,而成为一位罕见的甫上任即跛鸭的“总统”。惟一的办法是苦撑待变,等明年底“立委”改选后再作打算。但距离下次改选还有一年半时间,绝不会善罢甘休。力主筹组“执政联盟”的施明德预言:“‘全民政府’若只想以民意硬撑,将很难撑到明年底。”

  经过两个月的实践检验,“全民政府”被“在野党”牵着鼻子走,新领导人施政处处受掣肘;李远哲的两岸跨党派小组,因国、亲两党的公开抵制而难产;岛内股市也因民众对“全民政府”失去信心而下跌不止。不只要组“联合内阁”,李远哲等人也随声附和,唐飞则被迫表示如困局依旧,他就辞职……所有这些都表明“全民政府”在台湾社会的蜜月期已经结束。岛内舆论认为,如果“在野党”对明年度总预算大砍特砍,无法运作的“全民政府”或许就该寿终正寝了。